您现在的位置:

外汇 >

腹黑前夫撩妻记最新章节_ 308.第308章我是去约会的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    领域文学网

    慕硕谦站在门口,长身玉立的往那儿一杵,脸上没有好颜色,着实给人的压力很大。暁

    李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,竟然惹得这样一个大人物亲自堵在门口,他一激动话就有点结巴:“谦,谦少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慕硕谦其实早就知道顾七里已经走了,他一直站在二楼的落地窗前目送着她离开,比起之前看她的第一眼,她的身上多了一件驼色的风衣,这么多年过去了,她依然是当初离开时的模样,岁月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的痕迹,看起来仍然像是大学校园里的学生。

    她在路边站了一会儿,大概是觉得有些冷,搓了搓手,不久便拦下一辆出租上了车。

    直到她离开后,慕硕谦才去了卫生间,回来时就直奔着李竟所在的包间去了。

    “李总。”慕硕谦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李竟有些受宠若惊:“谦少客气了,叫我李竟就好。”

    李总这个称呼他可受之不起啊。

    “李总刚才在谈事情?”他瞥了眼餐桌上的两只酒杯,还有半瓶红酒,当然还有那份合同。

    李竟直言不讳:“是啊,跟一个客户谈投资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谈得还愉快吗?”

    李竟实在想不出有什么理由可以让慕硕谦来关心他的一份合同,心中生出忐忑的同时,他还是点了下头:“已经签了。”

    慕硕谦哦了一声,“那祝李总生意兴隆。”

    关门声响起,李竟脸上的茫然又加重了几分。

    慕硕谦一出香山就拿出电话。

    “收购一个投资公司需要多久?”

    ~

  海东癫痫病治疗贵吗  慕祈念跟慕硕谦的冷战还在继续,平时这个时候就会出现在客厅看动画片,可是为了表达他的愤懑,他硬是憋在房间里没出来。

    慕祈念看了眼墙上的挂钟,有些郁闷的把面前组装到第八遍的乐高玩具全部推倒了。

    他其实很想去看动画片,昨天看到关键处,不知道路飞有没有开四档,他开了四档一定很牛b的。

    可是爸爸还没回来,他如果好模好样的坐在客厅里,他是不是会认为自己已经不生气了。

    慕祈念正在做着思想斗争,忽然听见楼下传来开门声,紧接着就是于伯的声音:“先生,回来了啊,吃饭了吗?”

    慕祈念立刻爬上床,把被子往身上一拉,装做睡觉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等了一会儿,果然门外就传来了脚步声,而这声音最后在他的门前停了下来,慕祈念偷偷的掩嘴笑而笑,爸爸这是要主动跟他道歉了吧。

    不久,他感觉到床边站了一个人,从这无形的压迫感来看,他也知道那是自己的老爸。

    慕祈念蜷缩在被子里,背对着他,咬着拳头不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慕硕谦低头俯视着那的一团儿,颀长的身躯贴着床头坐了下来,他伸出手想要放在他的肩膀上,可又不太习惯于这样的亲昵,伸出一半儿的手又缩了回来,最后握成拳头搁在柔软的被褥上。

    他以前经常会问他关于妈妈的事情,可是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他不能告诉他是因为自己害死了他的外公,又差点害死他,所以他的妈妈才会远走他,所以,每每遇到这个问题,他便冷着脸,三番五次之后,孩子便再也不问了。

    可他很想告诉他,他的妈妈是一个多么美丽善良聪明的女人,也是他今生唯一爱着并且只会更加深爱的女人。

    现在,这个女人回来了,她应该很快就会知道慕祈念的存在,他清楚的明白一个孩子对于母亲的重要性,可他更知道,如果没有了她再没有了慕祈念,那么他和一具只会喘气的躯壳没有两样。

    所以,就让他自私一回吧,她以后还会有孩子,而他呢,这辈子都只有慕祈念了。

 &商丘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可靠nbsp;  慕祈念还在假装睡觉,本以为慕硕谦会做点什么,可是等了很久只听见他的一声浅浅的叹息,之后一只手伸过来替他掖了一下被子,关了床头的台灯。

    耳边的脚步声渐渐的远去,身边又恢复了安静。

    慕祈念骨碌了一下坐起来,眼眶突然有些发酸,其实爸爸还是爱他的吧,要不然也不会跑到他的房间来偷看他,就像他那天半夜偷偷的看阿狸一样。

    想到阿狸,他的鼻子皱了皱,他不喜欢失信的女人,特别是失信了还没有一句解释的女人,所以,他决定不要再理她了。

    慕祈念第二天早上起来,心情半阴半晴。

    慕硕谦已经去工作了,他一个人在餐厅里用早餐,吃着他最爱的三明治,他也觉得没有阿狸做得好吃。

    可他已经决定和阿狸分手了为什么还会想她,难道这就是失恋综合症?

    “少爷。”于伯指了指已经喝光的杯子,“再来一杯?”

    慕祈念这才发现自己捧着一只空杯子喝了半天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谢谢于伯伯。”慕祈念把杯子放在桌子上,同时哀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于伯心细的发现了他的情绪,突然想到了前天收到的那条短信。

    “少爷,你的老师有给你发过信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老师啊?”慕祈念焉焉的没有兴趣。

    “就是寄住在她家里的那个老师啊。”于伯刚完大腿就被抱住了,他低下头看着那个才及他腿根儿的家伙,正仰着一张脸儿笑眯眯的望着他。

    “于伯伯,真的吗?”

    于伯把短信拿给他看,这些字都很简单,慕祈念全部认识,他立刻迫不及待的用于伯的手机拨了顾七里的号码,在听到里面嘟嘟的声音时,他的脸忍不住害臊的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顾七里正坐在茶几前整理合作的资料,一边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,她也没看来电,继续在本子上勾勾划划,“合肥癫痫频繁发作如何治疗喂,你好。”

    那边没有声音,不过却能听到细微的喘气声。

    顾七里这才看了眼来电,突然有些惊喜,试探性的问了句:“是祈念吗?”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电话里才传来的嗯声。

    “祈念,那天真是对不起,我的一个朋友突然生病了,很严重,所以,我才会离开,对不起啊,我不是故意失约的。”

    慕祈念其实早就在心里原谅她了,可还是冷声冷气的:“因为你,我都没有拿第一。”

    顾七里一听,内疚坏了,“对不起啊。”

    “唉呀,你都了三四遍对不起了,对不起有用要警察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顾七里猛地一愣,这句话好熟悉,似乎她以前经常。

    她用手中的笔在草纸上划着横线,情不自禁的就把对不起这几个字写了好几遍,比赛已经过去了,而她造成的伤害似乎已经无法弥补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真觉得对不起我,明天请我吃冰淇淋好了。”完又强调了一下:“我要吃香山会所的冰淇淋,很贵的,带够钱。”

    慕祈念知道那里的冰淇淋很贵还是有一次爸爸带他去吃饭,他吵着要吃冰淇淋,所以爸爸就点了两份,一份填了他的肚子,一份就放在爸爸的手边直到全部化掉,他当时眼睁睁的看着那么好吃的冰淇淋化成了冰水,心疼得一抽一抽的。

    “慕先生,这冰淇淋很贵的,不吃真的浪费了。”这是经理进来后得一句话,慕祈念便记住了。

    慕祈念觉得顾七里应该没有多少钱,因为她出门还要坐公交,所以在第二天临走的时候,他把存钱罐里的几张百元大钞抠了出来,这是过年的时候叔给他的,他一直攒着呢。

    有了一百块钱只能打一次车买一份猪脚饭的经验,他又把他最喜欢的车模带了一个,不行还可以用它换钱呢。

    “于伯伯,你觉得我今天帅吗?”慕祈念对着镜子把领结正了正,一身黑色西服外加擦得锃亮的皮鞋,两只眼睛又黑又亮,发型打理得光亮有型。
癫痫病正规医院
    “帅。”于伯笑呵呵的把他要求带的东西都装好了,“少爷,你这是去见什么人吗?”

    慕祈念突然红了红脸,盯着自己的脚尖有些扭捏:“于伯伯,你不要告诉我爸爸,其实我是去约会的。”

    于伯差点笑出声,心想,你老子还光着棍呢。

    “要是让爸爸知道了,他会觉得很没面子,你瞧他都这么大岁数了也没有讨老婆。”慕祈念又拿起慕硕谦几乎从来不用的古龙水往身上喷了喷,这才心满意足的对着镜子啵了一口。

    太帅了,连他自己都觉得非他不嫁了。

    顾七里这天早早的到了香山,为了表达诚意,她还在路上买了一份乐高的玩具,她不知道祈念喜欢什么,但玩具店的老板,现在的男孩都酷爱乐高。

    她坐下后就把玩具放在了一边的椅子上,为了消磨时间便从包里拿出一份杂志看起来,这是澳城最畅销的饮食类杂志,他们的主编刚给她打电话约了稿。

    慕祈念从车上跳下来,对着开车的袁益挥了挥手:“袁叔叔,你就在外面等我吧。”

    他几乎是一步一跳的蹦上了台阶,刚要走进旋转门,肩膀上忽然压了一只手,面前的玻璃板上反射出一个高大的人影。

    “爸爸?”慕祈念惊讶的张着嘴儿,“你跟踪我?”

    慕硕谦斜了他一眼:“不要自我感觉太良好。”

    慕祈念这才发现他的身边还跟着秘书,像是来这里吃饭的。

    进了大厅,慕硕谦才低头问:“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。”慕祈念眼观鼻,鼻观心,在头顶巨大的压力下,他只好实话实:“我是来见阿狸的。”

    八哥:这次真的遇见了,信我**

    领域文学网手机地址 请分享给您的朋友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© xinwen.ysdel.com  无锡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