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

创事记 >

浮诛记之一品鬼后最新章节_ 第七十四章 快活滋味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    英宁将醉花间舀出一些,仔细装到另一个小瓶子里。又用帕子裹好,递给吾期,柔声道“我余下的香也不多了,只能先给你这么点。等我以后调制好,我再送你一些。”

    吾期接过那小小的一瓶,外面裹着的帕子,是丝绸的质地,柔软光滑。上面还有淡淡的馨香,仿似就是那醉花间的味道。他装进怀里,笑了一笑问道“真如你所说,这香只有你我二人才有的吗”

    “你不信我”英宁咬唇,吾期的质疑,让她心里生出些许不快。

    吾期只是和她玩笑罢了,不知怎么就生气了。他慌忙解释“没有,我怎会不信你,逗你玩而已,怎么当真了”

    英宁又忽然欢喜起来,嗔怪道“我不喜欢你开这样的玩笑。”

    吾期温和地笑笑,抚了抚她的脸颊道“你既然不喜欢,我不再说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他又道“我最近有许多事要忙,无暇顾及你。你觉得烦了就去找孟婆,抑或是子陵玩。不要四处乱跑,也不许胡乱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英宁垂下眼睛嘟囔,手指绞在一起,“这样的话,你都说过许多回了。”

    吾期并不怕其他,只是冥王在她面前并不露真面目,不知道到底是何故倘若她在神荼面前口无遮拦,说错了什么话,再惹到神荼。若换做旁人,他还能有所压制。可是神荼的地位在那里,他倒是恐怕会无法护她周全。

    “我是为你好,你记住我的话便是。”吾期语重心长,极是耐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英宁哀哀地叹气“孟婆总是很忙,我也不好日日去打搅。至于子陵那家伙,脾气坏得很,我每次一到他那里,总是将我当贼一样防着。我不就是那次差点折了他的花吗我已经道歉了,还是不依不饶的。”

    “子陵只是珍惜哪里治疗癫痫病他的花,你去了离那彼岸花远一些不就好了。他与你年纪相仿,你们应该能玩到一起的。”吾期继续好心规劝。

    英宁嘴巴一撅,那子陵次次摆脸色给她看,她才不要上赶着,热恋贴冷屁股呢。“我不要,你出去做事,带上我不好吗我还能做你的帮手,天天待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,心里都快成阴暗的了。”

    吾期握住她的手,温声软语地哄道“你再忍忍,等我完成了冥王交代的任务,便带你去凡间玩,吃你最喜欢吃的馄饨,还有酥得掉渣的芝麻烧饼。”

    英宁终于仰起头,眯着眼睛笑了起来“我能再喝上一壶秋露白吗只是那酒贵的很,想当初花了一锭金子呢。”

    吾期伸出手指刮了一下她的鼻子,假意生气道“真是个小酒鬼,天上的仙女都似你这般,嗜酒如命吗”

    英宁调皮地眨下眼睛,歪着头想了一会道“好像并没有,姑姑也总说我爱贪杯,早晚会饮酒闯祸。”说完她又似乎想起了什么,叫了一声“啊,也不是,红绫也是个爱饮酒的,比我还能喝。”

    “红绫是谁”吾期倒是第一次从她嘴里听到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英宁笑着说道“红绫是个果仙子,至于是什么果也许是桃子,或者是梨子,是樱桃也说不定。她总爱穿一身红衣,在青园种花草树木,极有心得。另外,她酿的果酒,简直不能更棒,又甜又香。”她大概许久没有喝过红绫酿的酒,一边说着,口水从嘴角都要溢出来了。

    吾期伸出手指,替她抹掉嘴角的水渍,笑得十分无奈“竟这样好喝吗”

    英宁害羞地伸出舌尖,舔了舔红润的嘴角,脸上布满了片片红晕。粉红色的小舌,给了吾期最致命的诱惑。他心痒难耐,一个没忍住,便低头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含住她粉嫩的舌尖,轻轻地吮吸她嘴里的甘甜。她身体里少女的馨香,伴着醉花间的花香,吾期只觉得醉了,像是喝了几坛上好的女儿红。他将她紧紧箍进怀里,一手揽着她柔软的腰,一手盖在她后脑勺,嘴唇辗转厮磨,这样的滋味让南昌看癫痫哪家医院好他仿佛飞到了九天云霄外,痛快至极。

    只是英宁从未有这样的体验,瞪大了眼睛,望着近在咫尺的吾期。他闭着眼睛,长长的睫毛下一片阴影,脸上的表情她不是很懂。但看得出来,他很快活。

    她也觉得两片嘴唇贴在一起,这样的感觉又美好,又让人酥软,她也是快活的。她的呼吸变得不畅快,浑身都变得软趴趴的,她只好揪着吾期胸前的衣服,好让身体保持着足够的定力。其实若不是吾期将她抱得紧紧的,她兴许早就跌到在地上。

    她大概明白这也许就是逍遥君曾说的,男女之间最快乐的事。是的,她现在觉得很是快乐,心里涌起的那股甜蜜,快要从嘴巴里溢了出来。她学着吾期,勾住他的舌头,轻轻的吮,慢慢的吸。她感觉一瞬间,天在旋,地在转。这世间仿佛已无一物,只余了他们二人。

    英宁对这样的事情并不熟悉,迷乱中咬了吾期的嘴唇,他似痛苦,又似欢愉地哼了一声,便放了英宁,将她推开一些。他弯下身子,喘着粗气,缓了半日才蹙眉道“抱歉,我不该这样心急。只是”他到底没有说出口,她太美好了,美好得让他几乎把持不住自己。他从未有这样冲动的时刻,他一瞬间觉得自己像是在亵渎她。她干净地没有任何瑕疵,像一块纯净无暇的白玉。

    英宁红了脸,不,还有身体,她觉得自己的身体里好像有一把火,快要将她燃烧殆尽。她低垂着眼眸,不敢看钟吾期,她小声问道“这就是巫山云雨的滋味”

    吾期摇摇头,像是捧着绝世珍宝般,捧着她的双手道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英宁更是迷茫,虚心问道“云雨难道不是男女之间最快乐的事”

    吾期望着她天真求知的眼眸,轻轻叹气“你刚才是快乐的吗”

    “是,你不快乐吗”英宁十分痛快地答。

    吾期勾勾嘴角,笑得温柔和煦“我亦是快乐的,只是还不是最快乐的,巫山云雨,男女交合,共赴极乐。”

   &大连市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专业nbsp;“如何才算共赴极乐,我以为刚才已经是极乐世界了。”英宁说完,脑子里忽然灵光乍现。她曾见过徐梓山那厮与她的新婚妻子,共赴云雨之欢,是要脱了衣服,躺在床上的。就像修仙练功一般,各种不同的招式动作,大概这样才能成行。

    想及此,她便拉了吾期的手,直奔窗前,正要去剥他的衣服。却被吾期一把抓住手,“你这是要做什么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要云雨一番,我不曾感受那样的滋味,好奇得很。不如今日你就叫我尝一尝,免得逍遥君总小瞧了我。”英宁没羞没臊地说道,仿佛觉得那是一件极其普通的事情。

    吾期却是十分无奈,这样的事情解释是不通的,只有经历过,才能彻底明白其中滋味。只是他又不能此刻就动她,她太单纯,总要等她再长大一些。

    英宁见他似是很为难,便送开了手道“你若是不肯也无妨,我找别人试一试也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她惊天动地的言论,将他骇了一跳。他沉下脸色,拉住她的手,凌厉地道“我不许你找别人试。”

    “这又是为何你不肯,总有人愿意。”英宁不解地说。

    吾期缓了神色,极具耐心地解释“这样的事,只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做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然是知道的,我喜欢的人有很多,还是能挑上几个的。”英宁大言不惭,心里已经开始在默默筛选了,夜君要算一个,逍遥君那个风流鬼还是算了

    看着她默默的掰手指,吾期眼睛里生出怒火来,狠厉地瞪着她,掐紧她的肩膀道“你不许和任何人试,只许与我,你可明白”

    英宁被吾期突如其来的怒气吓住了,呆了一呆,肩膀上的痛楚让她回过神。她惶惶然开口“好疼”

    吾期咬牙松开了手,良久才有些痛楚地说道“你可记得我的话了”

    英宁点头,看着他的脸色小心抚了抚肩膀,那里郑州哪家医院治癫痫专业还一阵酸疼,也不知怎么动了这样大的气,是要将自己的骨头捏碎才痛快吗

    吾期伸手抱住英宁,柔和了嗓音道“宁儿,我的好姑娘,你听我的话好不好”

    英宁窝在他怀里,心里的甜蜜又涌了上来,她道“我听你的话,但你也要答应我,不要胡乱生气。”

    吾期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贴心揉了揉她的肩膀“我弄疼你了是不是是我不好,只是你以后不要再说,和被人云雨的话了。我是真的会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可以和喜欢的人做这件事。”一直这样单纯可怎么是好,吾期内心开始忐忑不安,什么时候若趁自己不备,被人骗了可还行

    “你喜欢的其他人,可与喜欢我是一样的”吾期谆谆善诱,一定要让她明白这种事,不是随便和什么人就能做的。

    英宁仔细思考了一阵,摇摇头道“并不一样,我喜欢你,常常会思念你,梦里也会看见你。吃饭的时候觉得饭菜就是你,喝水的时候觉得水也是你,风儿是你,下雨也是你。睁开眼睛是你,闭上眼睛也是你。我想时时刻刻看到你,看到你就觉得心生欢喜。觉得这冥界的天也不再暗了,日子也没那么无趣了,仿佛我就是因你而生的。”

    吾期仰起嘴角,笑得甚是开怀,他的单纯仙女姑娘,说起情话来,还真是让人难以招架。他捏捏她肉肉的脸庞,轻声说道“你总该明白,该和谁共赴巫山云雨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何不肯”英宁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时机未到,你是个好姑娘,这样的事不要总挂在嘴边上,会被人笑话的。”吾期语重心长地教导她,他恍惚觉得收了个闺女在手里。

    英宁一知半解地点点头,当然她也不会放弃那样的想法。吾期说归说他的,她可是要想法子将他推到,人大概都是这样,越得不到就越想要。越轻松得到,反而不懂得珍惜。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© xinwen.ysdel.com  无锡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