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

中小学 >

王牌透视眼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1235章 教堂里的疯狂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    1235章教堂里的疯狂

    红毯尽头,夏雷将夏雪的手交给了柳正男。柳正男从他的手里接过夏雪的手的那一刻,他感觉好像丢了什么东西,心里有一点空荡荡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和夏雪从小相依为命,他既是她的兄长,却又充当着父亲的角色。他为了她撕掉了大学的通知书去工地打工赚钱,养家、供她读书。在那段岁月里,他舍不得吃,舍不得穿,却总是要给夏雪买好吃的,买漂亮的衣服。那段岁月虽然穷,虽然苦,可他却觉得是这辈子过得最踏实最开心的日子。现在,他成了这个世界上最有钱的男人,可那种踏实的感觉却没有了。

    有钱就快乐吗?

    不,不是那样的。

    现在,夏雪张大了,出嫁了,柳正男将替代他的角色照顾夏雪,爱她,呵护她,他应该感到高兴才对,可是他的心里除了高兴却还有一丝伤感。

    柳正男拉着夏雪的手走进圣雷教堂大厅的时候,夏雪回头看了夏雷一眼。那眼神,满是感激和爱。

    夏雷笑了笑,可眼角却浮出了泪痕。

    龙冰和梁思瑶不约而同的伸过了手来,一个半夏雷擦掉了左眼眼角的泪痕,一个帮他擦掉了右眼眼角的泪痕。

    咔咔咔……

    电子闪光灯闪烁,这温馨有爱的一幕被记者捕捉到了。

    明天的报纸和网页上肯定会出现龙冰和梁思瑶为夏雷擦泪的照片。

    “哭什么哭?今天是大好的日子,不要哭。”龙冰说。

    “你看,我们都被拍到了,明天又要上头条了。这么大一个男人,不要哭啦。”梁思瑶说。

    夏雷露出了笑容,“我们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一大家子人走进了教堂,宾客随后也纷纷走进了教堂,人满为患。

    琴师奏起了《圣母诵》,音乐声在教堂里回荡,神圣而喜庆。

&突然晕倒后被检查出是癫痫病怎么办好呢nbsp;   夏雪和柳正男跪在了跪凳上,跪拜天主。乔凡娜向夏雪和柳正男洒了圣水。

    乔凡娜祈祷结束之后开始主持婚礼,她用带着异国腔调的汉语询问柳正男,“以教堂圣母玛利亚的名义,你愿意娶夏雪作你的合法妻子吗?

    柳正男回答,“我愿意。”

    乔凡娜询问夏雪,“夏雪,以教堂圣母玛利亚的名义,你愿意嫁给柳正男作你的合法丈夫吗?

    夏雪回答,“我愿意。”

    乔凡娜将柳正男和夏雪的手握在了一起,指引柳正男和夏雪宣读结婚誓词。

    接下来,神甫让新郎新娘互握右手,在其指引下新郎新娘的向大家宣读结婚誓词如下:

    柳正男,“我柳正男,愿意夏雪做我的合法妻子,我发誓从今天开始,不论在什么情况下,贫穷,富有,健康还是疾病缠身,我将永远爱你,永不背弃现在的誓言。”

    夏雪,“我夏雪,愿意柳正男做我的合法丈夫,我发誓从今天开始,不论在什么情况下,贫穷,富有,健康还是疾病缠身,我将永远爱你,永不背弃现在的誓言。”

    誓言结束,柳正男和夏雪拥抱在了一起,然后交换了戒指。

    “亲一个!”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柳正男和夏雪犹豫了一下,随即拥在了一起,来了一个甜蜜的长吻。

    这里毕竟是华国,少不了作弄新娘和新郎的那一套。不闹不吉利嘛,这是风俗。

    “祝福你们。愿圣雷赐予你们平安和幸福。”乔凡娜说道:“感谢一下你们的哥哥吧,向他鞠躬。”

    圣雷?那是什么神?夏雪和柳正男心里想着这个问题,然后这对新人忍不住笑了,管他圣雷是什么神呢,这一刻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。夏雪和柳正男一起向了鞠了一个躬,一起说道:“感谢哥哥。”

    夏雷笑了笑,“祝你们幸福。”他招了招手,秦香跟着走了过来,将一只被紫檀木打造的木箱子交到了手中。

    秦香对夏雪挤了一下眼北京天坛普华医院癫痫科怎么样睛,“你哥给你的嫁妆。”

    夏雪笑道:“哥,我不要什么嫁妆,有你在我身边就比什么都好。”

    夏雷将木箱子交到了夏雪的手中,“这是哥哥的心意,拿着吧,和正男好好过日子,一定要幸福。”

    夏雪点了一下头,想起哥哥对她的好,她的鼻头一酸,眼泪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夏雷笑着说道:“傻丫头,今天是你结婚的好日子,不要哭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夏雪果然止住了哭泣。

    柳正男伸手过来为夏雪擦掉了眼角的泪痕,他的动作很温柔。

    秦香说道:“打开呀,打开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打开呀!打开看看!”台下有人叫道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期待箱子打开的那一刻,毕竟世界首富会送给自己的妹妹一份什么样的嫁妆,这本身就是一个热点新闻。

    夏雪看了夏雷一眼,似乎是在征求夏雷的意见。

    夏雷轻轻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夏雪打开了木箱子,看清楚里面的东西,她顿时惊得捂住了嘴巴。

    站在夏雪旁边的柳正男也傻眼了,因为他看到的是一张瑞士银行的四百亿美元的存单。四百亿美元,折合华币那就是二千五百亿,这样一份嫁妆简直比山还要重!

    秦香忽然抓起了那张存单,大声说道:“夏董送给妹妹的嫁妆是四百亿美元!”

    轰!教堂里顿时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啊,怎么会送这么多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突然就造出和一个女首富吗?”

    “世界首富就是世界首富,送妹妹的嫁妆都是四百亿美元!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夏雷还有没有妹妹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教堂里闹哄哄的时候,夏雷已经离开了礼台。夏雪出嫁,他已经做完了治疗癫痫病有好的偏方吗他应该做的一切,这个心愿也了了。接下来,他要从“哥哥”这个角色之中走出来,进入另一个角色,恶魔的角色。

    一半天使,一半恶魔,这就是他现在的人生。

    热闹的声音被抛在了身后,夏雷也将夏雪的身影从脑海之中清理了出去,他必须要保持绝对的专心。

    四个女骑士迎了上来,斯黛拉说道:“圣雷,你和克斯汀见面的地方我们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夏雷说道:“我先过去,你们去将克斯汀带过来。只要他一个人来,他的随从得留下来,你们和救助会的兄弟负责看着他的随从。”

    “你至少带两个人吧。”罗莎说道:“我和特蕾莎陪你去见克斯汀。”

    特蕾莎说道:“对,我和罗莎去你吧,那个家伙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夏雷说道:“人多了会引起他的警惕,我决定了,就这么办吧。”

    罗莎和特蕾莎还想说什么,可乔凡娜制止了她们,乔凡娜说道:“这是我们的地盘,克斯汀在这里不敢妄动,我们还是按照圣雷的计划进行吧。”说完,她拥抱了夏雷,亲吻了夏雷的脸颊。

    特蕾莎和斯黛拉也拥抱和亲吻了夏雷,最后是罗莎,外冷内热的意大利女骑士在亲吻了夏雷的脸颊之后凑到了他的耳边,低声说道:“今晚我们一起庆祝你妹妹的婚礼怎么样?我们很想你,心里想,那里也想。”

    夏雷,“……”

    也许是被撩拨到了什么敏感的神经,夏雷伸手抓住了罗莎的包裹在布料之中的大白团,使劲地捏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哎哟。”罗莎痛呼了一声,眉头微蹙,表情痛苦,小嘴张开,却故意把热气吹到夏雷的耳朵里还有脖子上。

    痒痒的感觉传来,扑鼻一股淡淡的清香,夏雷的身体顿时有了反应,他赶紧松开了抓着罗莎的大白团的手。他的用意是反撩拔,可反反得正,最终被撩拔的还是他。他现在可没时间跟她们调情甚至是干点比调情更有激情的事情,与克斯汀的见面他期待了很久了,他的计划只能成功,不能失败。

    可这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,他捏罗莎的大白团,乔凡娜、特蕾莎和斯黛拉就仿佛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,一起围住了他。乔凡娜阳泉羊羔疯正规医院将手伸进了他的西服里,斯黛拉将手放在了他的屁股上,而特蕾莎更大胆地将手伸向了他的大腿,还得逞了。这似乎是一个肢体语言的抗议,你不能只捏罗莎的屁股,不捏我们的吧?

    “你们想干什么?现在可不是正确的时间。”夏雷手忙脚乱,挡住了上面挡不住下面,顾着了前面,后面却又失守了。双拳难敌四手,更何况四个女骑士有八只手!

    “圣雷,距离你计划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呢,你快点,我们努力一点,我们就能解决问题。”乔凡娜说。

    夏雷的额头上顿时冒出了几条黑线,“解决……什么问题啊?别闹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是什么问题。”乔凡娜忽然凑了过来,一口吻住了夏雷的嘴唇。

    场面一下子就失控了,纽扣开了,拉链也开了,一些小物件也被拉了下去,再后来有什么被抓住,被吞没……

    夏雷计划好了一切,可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根本就不是他的计划。场面失控的原因其实很简单,他接受了四个女骑士在雪山上的奉献,可在世外桃源待了一个星期之后他就再也没有碰过她们。对于一群初尝滋味,深陷其中的如狼似虎的女骑士们,她们又怎么能不渴望呢?所以,哪怕是半个小时的空隙她们也不愿意放过。

    在与罗莎变成一个整体的时候,夏雷的脑海之中忽然浮现出了他的妻子和孩子,他的心中也不禁浮出了一丝愧疚的感觉。可这种感觉很快就被快乐的感受所淹没了,消失了。他都是一个在安排后事的人了,哪里还顾忌得了那许多?

    人生苦短,须尽欢时当尽欢!

    半个小时候,主教办公室里又是一片混乱的景象,女骑士们忙着穿衣和整理妆容。乔凡娜是最贴心的一个,她顾不得她自己,光着一只大白团为夏雷整理衣装。夏雷说自己来,可她硬是要坚持。看着她认真整理自己身上,那只大白团却在眼皮下晃来晃去的情景,夏雷一脸的苦笑,心里的感觉乱糟糟的。

    稍后,夏雷从后门离开了圣雷教堂,然后往山上走去。

    他为克斯汀准备的见面的地点是月野杏子练剑的地方,这一次生肖战队的成员并没有回来,月野杏子自然也不在这里,那个幽静的地方正好成为他与克斯汀见面的地方。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© xinwen.ysdel.com  无锡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