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

拍案说法 >

超甜军婚:学霸小妻好V5最新章节_ 第三十五章 暴饮暴食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    在海大见到厉少卿的时候斐月还以为自己眼花了,坐在椅子上愣了一下,探头又瞄了瞄才确定那真的是厉少卿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回来了!”斐月纳闷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听说厉少卿出任务去了,没想到这么快就结束了!

    费康站在门边,看也不看厉少卿,一脸我不认识他他是谁的表情,笑着问,“谁回来了?”

    斐月缩回身子,恶狠狠的说道,“死变态!”

    费康左右看了看,嘴里还念叨着,“付云澳又来了?”

    斐月一脸一言难尽的看着费康,欲言又止,费康被看的莫名其妙,费解的问道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咱们继续吧!”斐月没多说些什么,扭头拿起桌子上的资料工作起来,看起来工作的还挺投入挺认真,但是十分钟过去了,斐月面前的资料一页没翻。

    要知道,斐月看书一目十行,还都能记个大概,这种强大的记忆力和信息接受能力让费康眼红崇拜了许久。

    被辅导的学生心惊胆战的站在一边,见斐月神情肃穆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的设计方案看,还以为自己的方案出现了什么大的差错,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声,“老师,是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斐月依旧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那学生就更加不安了,斐老师可从来没有看这么久过!

    “老师……”学生又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斐月这才恍然回神,懵懂无辜的看着站在自己桌子旁边的人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学生懵在当场,难道不是该他问怎么了吗!

    似乎才想起来自己身边还站了这么一个人,斐月放下手中的资料,说,“你先回去吧,下午再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哪里问题很大吗?您可以跟我说,我回去修改。”学生紧张兮兮的问道。

  癫痫病怎么治疗效果好;  “只是有些细节需要修改,问题不大。”斐月不是很明白学生为什么会这么问她,但她还是如此回答。

    虽然刚刚她确实走神了,不过在见到厉少卿之前她还是看了一部分的。

    厉少卿怎么会来海大?来海大干什么?看样子好像是去了校长办公室?斐月满脑子的疑问,但没地方询问,只能默默的在心里捉摸,好奇让她无心工作,她也没必要让学生在这里等她。

    听到斐月这么说那学生就放心了,点点头乖巧的离开了斐月的办公室,斐月等学生一走就把资料扔到一边,双手托着下巴眉头紧皱的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那模样,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在思考什么关乎国家安危生死存亡的大事,要是让校长看见了一准儿得感动哭,这是多么令人动容的忧国忧民!

    费康在一旁似笑非笑的守在门口,看破不说破,把要来找斐月的人统统给挡了回去,中途付云澳和宋佳音也来了一趟,闹了一通后灰溜溜的走了。

    斐月本以为厉少卿会来找她,不过一直等到午饭时间也没看见厉少卿的人影,费康喊她去吃饭,“斐博士,该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再等一会儿。”斐月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如是回答道,表情看起来不甚愉快。

    费康长在脸上的笑容深了几分,一反常态的没有催斐月按时吃饭,点头说道,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斐月严肃认真脸盯着自己摆满了文件的桌面,眼睛眨都不眨,看也没看窗外一眼,但是余光却留意着门外的动静。

    终于外面传来骚动声,有一群人渐渐朝着斐月办公室走来,走的近了,还能听见校长夸张的笑声,还有句句恭维的话。

    “厉上校年轻有为,年纪轻轻就走到现在的高度,实在是了不起,有机会一定要赏脸跟我吃顿饭,不然我要空留遗憾了!”校长说话的声音不大,但也绝对不小,至少斐月的位置能够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斐月古灵精怪的瘪了瘪嘴,吐了吐舌头表示自己内心的不屑,那个死变态才没有校长说的这么好!人前人模狗样,背地里就是个大变态!

    厉少卿不置可否,冷清中带着凉意的嗓音传来,“军部和海大合作的事情还请校长多费心。”

&癫痫病应该怎么治疗呢nbsp;   “一定一定!”说话间一群人已经走到了斐月的办公室门口,校长说话的声音格外清晰,连那张红光满面的脸都深深的映入斐月的眼中,“厉上校亲自来洽谈,我这哪里敢不用心,对了,厉老爷子最近可还好?”

    “爷爷很好,特意叮嘱我向你问好。”被簇拥在中间的厉少卿神情依旧淡淡的,哪怕嘴里说着客套的话,浓黑的如同子时夜幕的眼中依旧是一片虚无,仿佛没人能入得了他的眼。

    “嗨,老爷子还能记得我我就比谁都好!你真的不留下来一起吃饭?我特意让人定了聚贤阁……”校长试图再次劝说,毕竟和厉少卿打好关系等于有了许多便捷。

    一行人目不斜视的从斐月办公室前路过,费康笑吟吟的站在一旁,见到人也不打招呼,那群人也跟没见到他似的直直掠过,斐月垂着眸子仿佛全然不在意,但是等人群说话声彻底消失时,她的脸色瞬间臭了几分,连鼻头都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哼!”斐月把笔摔在桌子上,一巴掌拍在桌子上,“吃饭!”

    还好厉少卿没来找她,不然她连饭都吃不下,这样正好!谁稀罕见他!男人都是大猪蹄子,前段时间还追个不停,现在就忘的一干二净,王八蛋!

    费康被斐月这边的动静弄的惊了一下,略一思索便明白了其中的原由,嘴边的笑意也浓了几分,走过来三下五除二就帮斐月整理好乱糟糟的桌子,说道,“好。”

    等斐月和费康从办公室出来,厉少卿一行人早就已经不见踪影,斐月见状忍不住又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不太明媚的心情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斐月中午吃撑了,她跟饭菜有仇一样凶狠的咀嚼吞咽,任由费康百般恐吓也无动于衷,头一次没能唬住斐月的费康表示很头疼。

    费康收起桌子上的一片狼藉,看着抱着肚子皱着脸倒在椅子上的人,无奈的说,“这下难受了?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斐月虎着一张脸,轻轻揉了揉自己的肚子,顿了顿说道,“我肚子疼。”

    费康意味深长的瞟了瞟斐月的鼓囊囊的腹部,边收东西边幽幽说道,“不听我的话,就会有未知生物在你的肚子里大面积繁衍,并且不断快速繁殖,早晚会突破你的血肉之躯,发展成生化危机。”

    “小孩儿都不会信你的鬼话得了癫痫病应该去哪里治呢!”斐月冷漠脸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费康好脾气的笑着,“这鬼话本来就是用来骗小孩儿的。”

    “骗鬼去吧你!”斐月顿了顿反应过来,不满的嚷嚷道,“你才小孩儿!”

    “小孩儿才跟自己过不去。”费康把东西都放进盒子里,“我们大人从来只为难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想跟你说话!”斐月把脸扭开,反正她从来说不赢费康,这个人最会诡辩,最会睁着眼睛说瞎话,一肚子坏水!

    “那就休息会,我给你买药去。”费康把东西整理好放在一旁,从口袋里掏出手帕细致的擦拭着自己的双手。

    “买什么药?”刚还说不跟费康说话的斐月把脸扭回来,把刚才的气话忘的一干二净,看着费康疑惑的问。

    “健胃消食片。”费康说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不是今天水逆,还没等费康把健胃消食片买回来,斐月的肚子疼的更厉害了,她趴在桌子上肚子疼,仰靠着椅背也疼,肚子疼的她站不住,揉也疼,不揉也疼,来来回回不知道该怎么才好。

    清秀的脸上蒙上一层虚汗,双眸紧闭,眉头微蹙,薄唇紧闭,神情隐忍、痛楚,整张脸都透着苍白。

    一时间斐月只觉得度日如年,左等右等费康都不回来,其实离费康离去也不过十几分钟,她受不住肚子和胃部的疼痛感,抖着手拿出手机,给费康打电话。

    费康接她电话一向迅速,刚打通那边就接了起来,开门见山的问道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听到费康声音的那一瞬间斐月紧绷的神经立马松懈下来,身体都疼软了,虚弱的说道,“我肚子疼……”

    费康听了之后立马说,“我马上回来!”

    这边刚挂断斐月的电话,费康扭头就往回走,边走还边拨通了厉少卿的手机,“老板,斐博士说她肚子疼,我带她去医院?”

    为什么给厉少卿打电话呢?首先厉少卿不允许他离斐月太近,可现在斐月这样了他总不能还让斐月自己走,其次,也是最主要的是,他知道和校长分开的厉少卿没有走远。

 &nbs儿童癫疯病可以治吗p;  斐月从办公室出来之后可能没有留意到,楼底下停着一辆毫不起眼的辉腾,那辆科斯拉每隔几天就会出现在那个位置上,而那个位置上每天都停着不同的车。

    不管停着什么车,开车的人是谁,后车座总是坐着同一个人——厉少卿。

    听到费康的话,厉少卿脸色大变,浓浓的担忧写在脸上,竟是难得的不稳重,他推开车门,长腿迈下,快步往斐月的办公室走去,冷声命令道,“你去联系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费康利索的应道,脚步一顿转向另一条路,眉眼沉寂,面无表情,与斐月所熟悉的费康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在斐月面前的费康总是彬彬有礼,笑意吟吟,满口跑火车,总能把好好的生活过的鸡飞狗跳,又面面俱到的把她照顾的很好,是个温柔的很不明显的人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的费康,干练而淡漠,看人的眼中凝着一层冰,冰封了所有的情绪,隔绝所有感情,举手投足都像是经过刻意训练一般。

    厉少卿推开斐月办公室门时,斐月正满头大汗的趴在桌子上,手无力的垂在脸侧,呼吸急促而微弱,走近了还能听见两声痛哼。

    此时的斐月已经疼的有些意识模糊,昏昏沉沉的与身体内部的疼痛作着抗争,脑子里有个念头在不停的运转——都怪厉少卿!

    如果不是厉少卿她就不会心情不好,她不会心情不好就不会吃这么多,不吃这么多她就不会肚子疼!可疼死她了!

    一个温暖的拥抱突然而至,属于男人的强硬气息瞬间将她淹没,有力的臂膀穿过她的双膝,护着她的腰背,将她腾空抱起,稳稳的护在怀中,每一步都迈的很大,也走的很稳,斐月能感受到来人的焦急,也能在这样的怀抱中安心。

    她脱力的靠在来人的胸膛上,低垂的睫毛因疼痛而不断颤抖,停靠在光滑而白皙的皮肤上,显现出羸弱之感,让人怜惜。

    斐月伸出细白的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衣摆,苍白的双唇轻启,细弱的咒骂声传来,“混蛋……”

    厉少卿眸色沉了沉,低头在斐月的发间落下轻柔一吻,嗓音低沉浑厚,“恩,睡吧。”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© xinwen.ysdel.com  无锡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