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

网络游戏 >

企业家史玉柱开始新生活!将人生划分为五阶段 国内业界

  光头、红衣、白裤,史玉柱以一成不变的装束出现在山洞里。上一次他公开露面还是两年前,如果非说变化,光头是自己剃的,衣服上印着几个大字,比其它高管穿的帽衫显得更土,运动裤从阿迪达斯换成了美津浓。

  史玉柱直接拿起啤酒,试图用牙咬开。在过往以“�潘�”为卖点的《仙侠世界》发布会上,这是个再�潘坎还�的行为。按照一贯的解读,史玉柱又要营销了。可惜不是,他脸上一直有着别样的兴奋和跃跃欲试。

  “我要退休!”

  前一天,他得到巨人董事会的退休批准。起初,人们并不确定能在《仙侠世界》的活动上见到他,虽然这款游戏是巨人网络2013年的战略级产品,虽然芦笛岩是87版《西游记》龙宫取景地,里面的景致符合他的品味。

  几次用牙开啤酒失败后,史玉柱不太情愿地接过开瓶器。一口干掉整瓶不够过瘾,他干脆把剩下的小半瓶当头浇下。此刻,他不再是那个曾在中国叱咤风云的商业人物,倒像那些娱乐栏目中充满激情的搞怪大叔。而且,他正憧憬一种全新的未来,“我要开始过�潘可�活了”。

老年人癫痫病要怎样护理比较好lign: center">

  史玉柱少见诸媒体的“青春照”

  今年史玉柱刚过五十,深谙自然规律,亦知天命。和他同期成名的企业家许多已“牺牲”于中国式的商业探索,他也险些这样。他的朋友们,如马云,比他成名晚却也要退休。与七十岁还在创业的王永庆,八十岁还去拯救日航的稻盛和夫这些世界知名老企业家相比,史玉柱、马云在50岁退休显得非常浪费。

  这一群人,在中国变革商业时代中留存的时间足够长,完整的经历了中国从物质财富的极度匮乏到迅速创富的三十年,有过高远的信仰,追逐过财富,在高考的独木桥上走过,也曾在体制内外徘徊。以至于人们不由自主地帮史玉柱们考虑中国式人生的命题,这些符号式人物应该如何进退于生意和生活,才能获得某种精确的平衡,既不会以败局收场,又不会终生沦为商业的奴隶?

  史玉柱大概会在此时暗笑,他根本没为这个思虑,也不需要这种平衡,他早就打算“大撒把”了。

  乐退

  史玉柱一直在酝酿“退”。宝鸡市专治癫痫病的知名医院>

  他与商业保持“若即若离”的距离已有三年。除了全公司大会,平时在公司里见到他并不是件容易的事。巨人网络的具体事务他早就不管,当然他也会偶尔发几条微博推荐公司产品或者谈论游戏行业,但更多时候他是巨人网络的一个符号。

  他早就想退休。在国外,像他这样主动急流勇退去追逐快乐健康生活的人群有个专有名词,“乐退族”(LORTUI)。在早些年美国,克林顿当政时期,新经济刚崛起、IT业狂飙突进,精英企业家们再高压的工作下,比往常更早萌生退意。

  但退休不易。要知道,史玉柱早昭告天下,“下半辈子就靠做网络游戏”。退休的前提是,巨人网络得让他无甚牵挂。以前他心理没底,中国网络游戏公司存在一个普遍的“魔咒”:公司在短期内推出一两款成功产品后,必然在随后几年中无法再次获得同样的成功。无论是以原创为主的网易还是以代理见长的盛大、九城莫不如此,迄今为止还无人逃脱这个咒语。史玉柱也承认:“一个产品成功之后,同一个团队做第二个产品往往都不怎么成功。”

  史玉柱三年前将管理完全授权给团队。若从巨人上一轮架构调整算起,他对退休的谋划已有五六年,“必须解除巨人对我个治儿童癫痫的医院人的依赖。”史玉柱曾对《中国企业家》说。

  那一次巨人网络改成子公司制,每个项目独立核算运营。“这样一下子创业激情、‘大锅饭’的问题给解决掉了。”史说道。他做的另一件事是培养研发人员,比如现任总裁纪学锋,2005年加入巨人网络,由史玉柱一手带出来。

  这么多年间,史玉柱一直有两个心愿:一个是《征途2》的成功,这能证明巨人网络产品研发的延续能力;第二就是《仙侠世界》,这是针对另一个玩家群体(区别于《征途》)的游戏,意味着巨人的创新能力。

  当时史玉柱告诉巨人网络副总裁丁国强(小刀):“我对你在时间上没有要求,但是一定要开发出一款让玩家喜欢的游戏。”

  数月前,史玉柱试玩《仙侠》觉得非常好,达到了他的目标。尽管时间花得久了一点,但他觉得非常值得。当时就向董事会递交了辞呈。他说,“互联网不能老是让我们这种老年人,叔辈的人继续在这个地方演出,就是应该让年轻人来演出。”

  但董事会不这么认为,毕竟史玉柱对于巨人网络来说有精神意义,是一个符号。更早的时候史玉柱就和董事会沟通过辞职的事,到现在他们已经没有阻挡史玉柱的借牡丹江市治疗癫痫病价格口了。史玉柱说,“我退下来是对的,都不能叫及时,可能还晚了一点。”

  就算这样,史玉柱辞职也破费周折。在山洞里,他说道:“董事会老是不批,一会儿这个不同意,一会儿那个不同意,直到昨天才说服所有的董事。”他心有不甘地说,“我在提辞职报告的时候马云还没提出辞去CEO,但是现在,全国人民都知道他辞职了,我的才批下来。我是起了个大早,赶了个晚集。”

  最近两年,他一直在用调侃表达“抗争”。他出现的地点是三亚、迪拜、圣诞岛等旅游圣地,严肃刻板的表情换成了咧开嘴的笑脸。他还偶尔在微博上发发奥巴马和奥妹妹(他养的两条狗)的照片。他还说自己是个�潘浚�要想花钱只能找自己绝对控股的公司“化缘”,而且经常失败。在他的微博上留着这么一条:“我公司律师来电,说我上条微博过于敏感,建议删除。”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© xinwen.ysdel.com  无锡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